总部业务部

唐寿光
叶东飞
陈婷婷
业务一部
卢忠兴
张云丽
李媛媛
业务二部

郑金华
蔡芳芳
客服
客服
客服
关闭在线客服
首页 > 文章详细

工业4.0:中国经济应该打左灯向右转吗?

发布日期:2014-12-08 10:59:42 【关闭】
摘要:

在历经百年卧薪图志之后,中国凭借“世界制造工厂”的定位再次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但与之不相匹配的是,它很难重新得到在过去几千年中所享有的尊重。1275年,21岁的马可•波罗随父亲和叔叔来到了元朝的首都大都,随后被大都的繁华震惊了。尽管史学家对马可•波罗是否来到过中国存在争论,但大多数欧洲人相信当时的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富有的经济和最开放式的精神。

  20世纪意大利作家伊塔洛•卡尔维诺(ItaloCalvino)对此深信不疑,他在自己的作品《隐形的城市》中试图重现马可•波罗与忽必烈精彩交谈的细节:因为语言不通,只好以手势、体态乃至神情来表达自己的愿望。他们很艰难地成为彼此的听众。但这种生涩的场面出现在元大都则很自然,因为元大都是开放性的城市(中世纪的国际大都会),来自天南海北,说着各种语言的商贾、雇佣军人、自助旅行者、外交使节、传教士、匠人与工程师云集在这里。

  “每个城郊在距城墙约一英里的地方都建有旅馆或招待骆驼商队的大旅店,可提供各地往来商人的居住之所,并且不同的人都住在不同的指定住所,而这些住所又是相互隔开的。例如一种住所指定给伦巴人,另一种指定给德意志人,第三种指定给法兰西人?每当有外国专使来到大都,如果他们负有与大汗利益相关的任务,则他们照例是由皇家招待的。”

  这样的情形仿佛再次出现在北京(大都)上。2014年11月5日,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中国首都北京举行,这离上次2001年中国上海举办APEC会议已时隔13年。为此,中国政府实行了非常时期的管控措施,包括单双号出行、局部地区限行和会议期间北京城区不许喷漆、烧烤等一系列手段。这样的禁令被认为是中国向世界表示友好的举措,自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世界经济正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这样的变革甚至被与当年工业革命相提并论。

  几百年前,工业革命的曙光照耀了欧洲。其后,欧洲的技术和文化逐渐成为主流,并对全球影响至今,而在当时,中国在清政府的治理下对此漠不关心,乾隆以“天朝抚有四海,惟励精图治,办理政务,珍奇异宝,并不贵重,尔国王此次赉进各物,念其诚心远献,特谕该管衙门收纳。其实天朝德威远被,万国来王,种种贵重之物,梯航必集,无所不有。尔之正使等所亲见。然从不贵奇巧,并更无需尔国置办物件。是尔国王所请派人留京一事,与天朝体制既属不合,而于尔国亦殊觉无益。特此详晰开示,遣令该使等安程回国。尔国王惟当善体朕意,亦励款诚,永矢恭顺,以保尔友邦,共享太平之福?”的敕书回绝了英国国王乔治三世通商入世的要求,最终导致两千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地球上人口最多的政治和经济繁荣体被彻底翻转,沦为半殖民地的命运。

  正因为中国对工业革命的力量心有余悸,所以印象格外深刻。自经济危机以来,中国就开始寻找转型升级的出路,对智慧地球、第四次工业革命、工业互联网、CPS、工业4.0等战略趋之若鹜,各省市试点也纷纷搭建,但正因为方向繁多,中国始终未决定向那一条路走去。

福州鸿飞达欢迎您的来电咨询。。。。0591-83828060

相关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