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部业务部

唐寿光
叶东飞
陈婷婷
业务一部
卢忠兴
张云丽
李媛媛
业务二部

郑金华
蔡芳芳
客服
客服
客服
关闭在线客服
首页 > 文章详细

浙江首尝“机器换人”甜果:企业1年盈利2000万元

发布日期:2015-01-12 17:21:34 【关闭】
摘要:

刚刚过去的2014年,杭州康奋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康奋威”)销售了80台自动串焊机,每台售价在160万元左右。“串焊机可以取代10个12小时一班的工人,一天可以节省20人。如果以每人月薪3000元计算,一年下来节省的人工成本近200万元。采购这台机器设备的投入,一年时间就能回本。”公司董事长任天挺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

  成立于2005年的康奋威,是机器人产业链下游的系统集成商,其提供的机器人设备主要用于低端制造企业的产业升级,目前主打产品是2011年研发的全自动光伏组件串焊机。“当时光伏行业进入萧条期,似乎看不到机器换人的前景,不过这两年我们的产品踩准了行业发展的节奏。”任天挺说。

  康奋威已经初尝技术红利的甜头,2014年该公司销售收入近7000万元,盈利近2000万元。任天挺希望2015年公司的营收至少超过1亿元,盈利能达到3000万元。

  在过去的两三年里,很多像康奋威这样的浙江中小科技企业一头扎入了机器人这片热土中。这一切,均源于浙江在2012年年底开始率先启动的“机器换人”工程。

  两年过后,这一战略显示出其前瞻性—2014年6月9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两院院士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称“机器人革命有望成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一个切入点和重要增长点,将影响全球制造业格局”“不仅要把我国机器人水平提高上去,而且要尽可能多地占领市场”。

  这种国家意志的最高表达,意味着以机器人为突破口的制造业升级越来越具有战略意义。工信部随后明确表态,“将组织制订我国机器人技术路线图及机器人产业‘十三五’规划”。

  对于深谙中国政经运行逻辑的企业主而言,这是一个再明确不过的信号。在国家发出产业扶持的明确信号后,工业机器人的市场规模被预估将在2025年达到1.8万亿元。

  用工成本倒逼企业转型

  2012年浙江省开始启动的“机器换人”工程决策思路背后,是制造业大省浙江必须面临产业转型升级的现实。

“前几年浙江有1000多万打工者,面临社会稳定、就业、社会保障等大量问题;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不再愿意从事单调重复的车间工作。”浙江省机器人产业技术联盟秘书长王国耀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因此,浙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工人短缺的现象很明显,机器换人是企业应对招工难、盈利低等问题,保持发展后劲的有效方式。”

  不断上涨的工人工资,亦挤占了制造业原本就不大的利润空间。浙江省经信委披露的数据显示,过去数年间,浙江省制造业人工成本急剧攀升,已经接近人均1万美元的水平。2005-2013年,浙江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人均劳动报酬年均增15.8%,总量和增幅均居全国前列。若保持这一增速,2016年一个工人的用工成本将高达74391元。如果不进行自动化改造,制造业转移必不可免。

  浙江省经信委在2013年针对30个工业行业、567家企业进行了机器换人专项问卷调查,结果显示,有75.7%的企业把“用工成本高”列为开展机器换人的首要原因。

  受惠于节约成本,浙江制造业中的纺织、机械制造等劳动密集型行业也正转向机器换人。浙江加西贝拉压缩机有限公司董事长朱金松介绍,该公司一条最新的自动化冰箱压缩机生产线大量采用机器人后,生产线人员从580名降至280名,降幅达50%以上。

  2013年5月,浙江正式提出“555”推进计划,意欲在未来五年,通过每年实施5000个项目,投入5000亿投资推进机器换人。次年6月,浙江又成立了12个省级机器换人专家指导组,成员由政府部门、行业协会、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机构的人员构成。

  浙江机器换人专家组一位不愿具名的成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浙江主要在财政资金支持、要素保障和服务体系三方面进行扶持机器人产业。2014年,浙江安排了2.8亿元资金用于支持以机器换人为重点的技术改造。

  “在政策指引下,浙江11个地市均制定出台了鼓励专项政策,有些地区对符合条件的项目补助标准达10%以上,未来的产业扶持力度也会进一步加码。”上述专家称。

  2014年,浙江省经信委组织对全省4445家中小微企业的问卷调查显示,受访企业不同程度存在设备陈旧、技术落后、招工困难、用工成本高等现象,其中有36.49%的企业需要进行设备更新,以满足正常生产经营所需。

相关商品